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大兴机场的一群“无名之辈”

梦之网科技2019-12-03行业动态

在此之前,大兴机场的航班监控指挥大厅从未向我这样的“外人”开放过。


沿着一条长到仿佛走不到尽头的走廊,我默不作声地跟在系统工程师胡奋后面,根本无暇去欣赏四周那些堪比历史博物馆的装潢——譬如后来我才发现,墙壁上挂满了全球所有你能叫出名字的机场和它们的平面规划设计图。


四周安静地连呼吸声都清晰可辩。而此时大家谁都不愿意开口说话,好像一旦发出任何声响,前方指挥大厅的门内就会冲出一队人马把我们揪到某个禁闭室里去。


“到了,我要跟他们(监控员)对接一些事情。”胡奋率先走了进去,而我隔着半透明的玻璃,犹豫了片刻,最终迈入了这个大兴机场最大的数字化运作空间。


指挥大厅禁止拍照,只能在外面将就一张


事实上,直到踏入航班指挥监控大厅的前一刻,我仍然没有意识到“大数据”对这一全球最大的单体航站楼工程究竟具备多大意义。


然而,当一幅比IMAX电影巨幕还要大上不少的监控屏突然侵占了我的所有视野,这种感觉很像抬头眺望山顶时,突然被山上滚下的巨石砸中了脑袋。


曾有网友将大兴机场形容为一艘将要拔地而起的飞船。如今站在这副巨幕前,突然觉得这个形容甚为巧妙,因为科幻电影中的指挥舱理应是这个样子的。


站在屏幕前,你可以窥探整个数据星空。


请充分发挥想象力


一张巨大的中国地图平铺在屏幕中最显然的位置,全部在线航班通过两点一线在地图上被清晰地勾画出来,呈现出天女散花般的放射型纹理;


每一秒,各个指廊的航班运行信息都在发生着微妙而确凿的变化,79个近机位被精确“点缀”在大兴机场凤凰形状的平面图上,红绿两色之间的来回切换提醒着我们每个机位的出入港准确时间……


盯久了,屏幕上不断闪烁滚动的实时数据好像在我的脑壳上方跳跃着流动起来,在场的每个人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枚数据。


然而,胡奋对这一切似乎无动于衷。


他背着双肩包,用一种极不舒服的姿势趴伏在一台电脑前,帮监控员检查视频操作系统中出现的bug。


“有好几个卡口的监控画面好像调不出来。” 一位制服小哥在电脑上拖拽了好几下,但就是打不开地下停车场的监控画面。


“别担心,下面还有几个子系统和卡口的视频正在接入中,跟系统本身没关系。”他知道,这次监控员的需求又跟之前的上百次呼叫一样,是要解决一个只有时间可以解决的问题。


通往指挥大厅走廊里,悬挂有全球各大著名机场的平面规划建设图


大兴机场所有关于摄像头与视频指挥平台的对接与整合任务,均由胡奋所在的一家安防视频企业全权负责把控。


他们要做的工作,是将机场各个角落里1万多个摄像头的信息全都装到一个“箱子”里,然后再分门别类按照权限分享给超过30个不同的下级操作平台厂商与不同等级的用户。当然,还要随时为这些用户提出的新需求做定制化。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差事。


4路,8路,32路……随着视频接入路数的不断叠加,对整个系统平台并发运行能力的要求也呈指数级增长;与此同时,你还要随时应对和满足机场工作人员的一些“奇思妙想”。


而胡奋要做的事只有一个:响应用户需求,在楼里蹿上蹿下,随叫随到。


如今,我发现屏幕上绝大部分摄像头的颜色是“鲜亮”的,只有少数几个落单了,这代表胡奋与他的同事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机场现在也正式运营了,你们是不是也要打道回府了?” 我以为这将是他们在这里的最后一段时间。


“走?还早呢!” 胡奋像所有驻扎在大兴机场现场的系统工程师一样,可随时从包里掏出一大摞文件或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就地写一份新需求。


“6次演练已经把很多问题都排除了,但如今仍然是运营初期,很多数据方面的工作还在完善,系统对接工作也仍然在进行中,我们都不能走,基本算是要一直驻守在这里。”


“估计要把那辆车开报废后才能走。” 他指了指自己那辆车身已经划痕遍布的起亚K2。


我从胡奋几乎没一刻停止过与机场工作人员沟通交涉的一天里,学到了一个安防行业的专有名词——“陪伴运行”。


文章关键词
机场
一群
大兴
无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