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这是我买的最后一个盲盒”-郑州小程序开发

梦之网科技2019-09-28行业动态

退坑那天,王没谱把自己收藏的一屋子Molly卖了将近30万元。

可能不到这一天,王没谱都不知道自己在Molly潮流玩具上花了这么多钱。这些钱在一些小城市,甚至可以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不过,对于玩过潮流玩具的人,这就像有过一场注定无疾而终的恋爱,每一次收藏都是一次纪念日。

Molly之父王信明(Kenny Wong)是一位香港知名设计师,他曾说,Molly最初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一位小朋友嘟着嘴可爱的样子。在潮玩界,类似的IP很多,但是也都比较小众。据说王信明本人不喜欢潮流玩具这个说法,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对抗时间,成为一直存在的角色。

现在,Molly可能是大众认知中最红的盲盒IP。不管你是在购物中心逛街,还是在手机上浏览年轻人聚集的网络社区,你都能看到这个眼睛大大、傲娇嘟嘟嘴的小女孩。不出意料的话,这个IP形象真的会在年轻人当中更为长久的流传下去,只不过它对抗时间的方式可能也不是王信明的初衷——盲盒的玩法,潮玩公司流水线的量产以及繁荣的二手市场,共同造就了今天的Molly。

在一家叫做泡泡玛特公司的包装下,这个嘟着嘴的小女孩会根据主题穿上不同的服饰、道具,置身于各种场景中。从中国古代的西游记到西方的西部牛仔,不同的题材都被融入了设计中。

在最近媒体的渲染中,盲盒玩法似乎是Molly流行最主要的原因。一个盒子里装着一只8~9厘米高的玩具,售价59元,盒子包装上画着这一个系列的12只玩偶分别长什么样,但在你付完款、拆开盒子之前,你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抽中了哪一只。如果运气足够好,你可能会抽到更好看、更特别的“隐藏款”,这是所有盲盒玩家都向往的宝贝。


“这是我买的最后一个盲盒”-郑州小程序开发


王没谱在2015年刚开始收集Molly的时候,这个外表个性十足的小女孩还没被装进盒里,但已在潮流玩具界小有名气。他被一套可动关节的“童年森林”系列Molly吸引,花了6000多块钱收来了这两只“小红帽”与“大灰狼”,从此掉入了Molly的“坑里”。

2016年,潮流文化娱乐公司泡泡玛特签约了Molly的创作者、香港设计师Kenny Wong,并开始销售Molly的盲盒。据泡泡玛特官方的说法,Molly系列盲盒的隐藏款抽中概率为1/144。

为了尽量集齐每一个玩偶,也提升抽中隐藏款的概率,王没谱都是一套一套地收:Molly qee 1代、2代、Baby系列……除了盲盒外,还有雕塑系列的汉堡神偷、麦当劳叔叔、月球小星星等,“整体上,Molly的作品我收了80%以上,一共大概花了十几万。”

这确实是个烧钱的爱好,也是商家精妙的营销手段:隐藏款难求、普通款也不一定能抽中自己想要的那个,有许多人在拆盲盒时都无比笃定地念念有词:“这一定是我买的最后一个盲盒”,下次却还是抱着幻想,希望能抽中自己喜欢的那个。

这样具有上瘾性的消费形式为盲盒招来了许多质疑,但“烧钱”“赌博心理”“智商税”等标签,远远概括不了这个小众文化圈子。事实上,对于多数潮流玩家“娃友”,特别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上班族来说,Molly就是成年人的玩具。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盲盒售卖的门店门口曾经有中年人每天来“打卡”,帮助店员理货;还有女孩因为和男友吵架,会化700多元端一整盒Molly回家陪伴自己。这时无所谓有没有隐藏款,打开盒子以后,她们看到的不是可以升值的投资品,只是另一个化身小女生的自己。

读懂这一点,你才能真正明白年轻人的消费动机很多还是和心情有关。多数人都在为自己的心情买单,盲盒不是茅台酒,不是生活必需品,真正能炒作获利的,是极少数“准职业玩家”。

溢价超百倍,真有人在“炒盲盒”?

不可否认,盲盒商品的不确定性注定了其二手市场的繁荣。

盲盒玩家只要买得稍微多一点,就难免抽到重复的款式,这时可以通过二手交易平台卖掉,也可以与同好互换玩偶、各取所需。

闲鱼在今年7月发布的报告中指出,盲盒交易已经是一个千万级的市场,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报告中还称,最受追捧的隐藏款“潘神天使洛丽”的售价高达2350元,与售价相比狂涨39倍。

其实,当下“娃圈”炒得最火的隐藏款溢价远超39倍——

由华人艺术家龙家升创作的Labubu一代盲盒中的“山椒鱼”隐藏款在闲鱼上最高价格达到3500元,是盲盒售价的59倍;另一大热IP Dimoo的“鹿影”款售价最高达到了7500元,是盲盒售价的127倍;还有“娃友”在闲鱼上高价求购指定款盲盒,说自己“(收藏得)快齐了就差这个了”。


文章关键词
最后
一个
是我
买的
盲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