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AI研究院们的“天命”-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10-09文章动态

AI研究院们的“天命”-郑州网站建设

文|吴俊宇

管理学研究者郝亚洲在《剧透德鲁克》系列文章之中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

管理者出现折衷主义的态度时,就意味着管理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有效性,因为管理者并没有站在对结果负责的立场去思考问题,而是仅仅为了平衡组织内部的关系结构。

在他看来,下属越能干,和管理者的分歧也就会越大。但谁对谁错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当管理者让下属自行设定目标的时候,就意味着一个双向沟通的渠道建立了。

是的,中国很少有企业能够实现真正放权。大企业必然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掣肘、内斗、平衡。但对需要寻找未来方向突破的技术部门来说,掣肘、内斗、平衡一旦出现,就意味着平庸开始降临。

各个科技企业为AI技术设置的“研究院”其实也是企业管理文化的某种折射,它充满了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矛盾,考验着企业的智慧。

科学和科技的比重应该如何衡量,当下目标满足和未来技术探索该如何平衡,抉择尺度到底该如何拿捏,几乎决定了一个企业的“研究院”能走多远。

研究院的不同走向,冥冥之中早已被企业文化写好了宿命。

平庸的研究院往往处处受限,而好的研究院往往没有Benchmark——它超越了基准线,总能创造惊喜。

美国研究院的超脱

现代企业原本就是充满了“政治”的产物。理想与现实的拉扯,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协调,利益与利益间的交换,人与人之间的妥协让企业不得不在多方平衡之中前进。

拉扯必然会造成低效率。

出于商业、管理以及技术的综合考量,美国科技公司很早就形成了研究院文化。研究院存在的意义在于,超脱现有的企业制衡格局,做不受限的探索。

最典型的几个案例是,谷歌X实验室、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IBM全球研究院。

谷歌X实验室是典型的前沿技术型研究院,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它,那就是“天马行空”。

AI研究院们的“天命”-郑州网站建设

无论是它在联合创始人布林的带领下开发过谷歌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等项目。这个实验室有一份列举了100项未来高科技创意的清单,其中甚至包括太空电梯。它充满了理想主义和不切实际,其中谷歌眼镜就是最著名的失败案例。

微软亚洲研究院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如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它,那就是“黄埔军校”。

AI研究院们的“天命”-郑州网站建设

百度的王海峰、百度的张亚勤、阿里的王坚、阿里的刘湘雯、创新工场的李开复、今日头条的马维英、小米的林斌、商汤科技的汤晓鸥、旷视的孙剑,这一批中国人工智能前沿管理、技术、资本人才,几乎都出自于微软亚洲研究院。

微软亚洲工程院和微软亚洲研究院相比,则是更在意具体的产品落地。

从2003年诞生开始,微软亚洲工程院的意义就培养建立顶尖的技术和产品研发团队,并为微软和中国开发全球和区域市场所需的重要技术和产品。它重视技术转化,要求将最新的技术实现商业落地。它把理想主义通过现实主义的方式实现。

实际上,微软亚洲工程院和微软亚洲研究院也是微软在处理理想与现实的“双轨”策略。

IBM全球研究院给人的印象是充斥着“人类未来命运的关怀”,它是全球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医学博士等各门类的科学家的聚集地。

最富盛名的项目则是每年会发布面向未来5年5大创新趋势预测(简称“5 in 5” )。“5 in 5”通常所选取的方向是破解人类面临的重大难题,比如农业、气候、水资源、食品安全、疾病、环境污染等挑战。

从这几家研究院最后沉淀下来的名气、成果去看,你会发现,它们往往超越了纯粹的商业价值。而是在技术、人才、人类发展等领域高屋建瓴,被世界所津津乐道。

中国研究院的平衡

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在形成属于自己的研究院文化——这种文化非常讲究平衡性。

最典型的几个案例是:隶属于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AIG)的百度研究院,腾讯的AI Lab(致力基础研究应用)与Robotics X Lab(展开前沿科技探索),以及阿里的达摩院。

尤其是在今天中国互联网红利吃尽,商业模式创新已经走到终点的情况下,各个互联网公司都意识到——唯有技术创新才能打破现有的增长僵局。

各家的研究院、实验室在企业自身发展的不同阶段都起到了不同的作用。

文章关键词
人工智能
研究院
百度研究院
微软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