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共享单车退潮,凤凰不再永久-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10-09文章动态

共享单车退潮,凤凰不再永久

在“共享”之前,单车于我们的意义是什么?/《大江大河》

共享单车在监管之下慢慢退烧,而一旦汹涌的潮水退出,必然会有另一种新兴势力顶上,为我国自行车文化的营造添砖加瓦。

从诞生之日起就备受争议的共享单车,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前几天,OFO被爆悄悄将公司总部搬离了中关村,从2014年创立至今,这已经是OFO第五次搬家了。而这次一起搬家的,只剩下OFO最后200多名员工。

只要OFO还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之前欠下的烂账就不可能一笔勾销。

去年9月,因为拖欠上海凤凰企业股份有限公司6800余万元贷款,OFO被对方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欠款及违约损失费用共计7000余万元。

共享单车退潮,凤凰不再永久

繁荣如昙花,后来也只剩一地狼藉。/图虫创意

早已苟延残喘、还有1500多万用户在排队等着退押金的OFO自然是很难还完这笔欠款。

截至目前,OFO运营母公司东峡大通还欠凤凰3617.29万元的欠款,凤凰公司也因此无奈地在2019年上半年报告中提出了坏账准备。

共享单车这股热潮在悄然退去的同时,也把国货老牌自行车的最后一股精气神抽走了。

自行车王国的诞生

年轻的朋友或许无法想象,如今进退维谷的老牌自行车,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时刻。

1898年,在自行车传入中国三十年后,《申报》发表社论,喻言“自行车必将大兴于中国”。

这在当时还只是一句空话,但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后,由于旷日持久的战争造成的能源和人力短缺,国内自行车行业迎来了数十年的高速发展时期。

80年代,自行车在中国是最紧俏的工业品,一辆自行车的售价在150块钱左右,相当于当时产业工人三个月的工资。

共享单车退潮,凤凰不再永久

那个年代的人,都有一个自行车梦。/《唐山大地震》

人们想要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必须排队等候、凭票购买,等候时间少则数月,多则一两年。

尽管如此,中国人还是创造了平均每两人就有一辆自行车的纪录,这在那个年代是不可想象的。

也正因如此,自行车被排进了七八十年代“三大件”的首位,中国也被誉为“自行车王国”。

在漫长的计划经济时代,自行车是老百姓物质生活富足的象征,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成为当时所有年轻人的梦想,而女孩子在结婚时准备一辆自行车作为彩礼或者嫁妆,也会被邻里认为是脸上有光的事情。

共享单车退潮,凤凰不再永久

一条老巷子,一排自行车,这是老北京的模样。/图虫创意

奔涌的自行车流更是大城市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如果你穿越回彼时北京的上下班高峰,一定会被天安门广场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满街清脆的自行车铃铛声所震撼。

当时来过中国的外国人都开玩笑称:“长城、大熊猫和自行车是中国的三大奇迹。”

这样的盛景一直持续到新世纪初,当时英国的一位著名歌手Mike Batt来北京访问,在大街上看到了遍布整座城市的自行车。

她的翻译告诉她,整座北京城有900万辆自行车,Mike Batt回去有感而发,创作了一首名为“Nine Million Bicycles”(《900万辆自行车》)的歌曲。

歌词极其浪漫:“北京有900万辆自行车/这是一个事实/我们无法否认/就像我会爱你直到死。”一样琐碎的生意就这样神奇地与人类最简单的情感连接到一起。

自行车的表征意义绝对不止于歌曲,在影视剧中,自行车更是频频出现,完成了对各个时代下人们生活的一个又一个隐喻。

共享单车退潮,凤凰不再永久

《娘要嫁人》剧照

《芳华》中,黄轩饰演的刘峰骑着一辆自行车把在乡下寄人篱下的少女何小萍带入了象征着光鲜和荣耀的文工团。在六七十年代,自行车代表着改革前夕的新兴事物和现代文明。

《十七岁的单车》里,因为一辆被人偷走、流传到黑市的银色变速自行车,农村少年阿贵和北京少年小坚的人生发生了重叠。在电影中,自行车成为小人物的困境和理想主义破灭的象征。

文章关键词
凤凰
不再
永久
共享
单车
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