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癌症临床治疗新途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位英美科学家-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10-07文章动态

据诺贝尔奖官网显示,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彼得·拉特克利夫(Sir Peter J. Ratcliffe) 以及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三人共同获得这一奖项。

癌症临床治疗新途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位英美科学家-郑州网站建设

三位获奖者分别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主要研究细胞含氧量的问题。委员会指出,多个世纪以来,人类已经了解氧气的重要性,但一直不明白细胞是如何适应氧气水平的变化。

三位学者在研究中发现了调控基因活性的分子机器,从而响应于不同水平的氧气,为了解细胞如何感应及适应氧气供应提供了基础,亦为贫血、心血管疾病及肿瘤等多种疾病治疗开辟了临床治疗新途径。

癌症临床治疗新途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位英美科学家-郑州网站建设

图源:诺贝尔奖官网

凯林:差点放弃科研道路的科学家

威廉·凯林(William George Kaelin),生于纽约,美国癌症学家、哈佛医学院教授。

2016年,凯林与另外两位科学家一起获得了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在颁奖仪式上,凯林回忆了青年时期与实验室的“至暗时刻”——他曾就读于杜克大学,获得数学和化学学位。在读医学院之前,他曾参加一个实验室项目,在结束研究后,导师给出了C+的评语,并在笔录上写道:“威廉·凯林是个聪明的年轻人,看起来他的未来会在实验室之外。”

癌症临床治疗新途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位英美科学家-郑州网站建设

图源:拉斯克奖官网

凯林回忆道,那种痛苦的经历让他坚信,自己应该成为一名临床医生,而不是科学家。

也就是说,在几十年前,凯林曾经走在放弃科研的边缘。

后来,凯林曾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短暂实习,之后来到了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开始接受临床肿瘤学的训练,但为了达到毕业要求,威廉不得不进行两年的基础研究,也阴差阳错地回到了实验室。

后来,凯林经历了实验室关门。在困境中,一个偶然机会,凯林加入了视网膜母细胞瘤研究的先驱之一——大卫·利文斯顿教授的实验室。

在利文斯顿教授的实验室,威廉分离出了能够结合DNA、促进细胞增殖的E2F蛋白,这种蛋白与视网膜母细胞瘤有关。就是这段经历改变了凯林的人生,他认识到,癌症患者最终的希望,还是来自对癌症分子机制的理解和与此相应的有效疗法。

1992年,凯林开设了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在了解到了一种叫做希佩尔-林道综合征的遗传疾病后,凯林发现,身患这种疾病的患者的肿瘤生长在血管丰富的部位,而氧气在这些肿瘤的生长起到了关键作用。

凯林团队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而且这项发现具有相当的普适性。基于这项研究成果,凯林与另外两位科学家一起分享了2016年的拉斯科基础医学研究奖。

令人扼腕的是,凯林的妻子、乳腺癌专家卡罗琳·凯林被诊断出乳腺癌,十余年后因脑部肿瘤而离开了人世。作为一名癌症研究者,凯林却无法挽救爱妻的生命,妻子的离去让凯林更加切身体会到癌症患者家属的痛苦,也更加明白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拉特克利夫:一名化学生的转变

彼得·拉特克利夫(Peter John Ratcliffe),1954年生于英国兰卡斯特郡,1972年赴剑桥大学和圣巴多罗买医院学习医学,六年后毕业转赴牛津,主要以对缺氧的研究知名。

癌症临床治疗新途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位英美科学家-郑州网站建设

图源:拉斯克奖官网

拉特克利夫在学生时代就展示出了对化学的兴趣。在兰卡斯特皇家文法学校学习期间,他在校长的建议下将大学的志向转为医学专业。

曾是一名肾脏科医生的他,自称较晚才开始进行科学研究。1989年建立新实验室后,拉特克利夫小组考察了红血球生成素的控制,这种物质在细胞缺氧后便会释放。他们继而研究了一系列细胞用于感知氧气的分子事件。

2010年,拉特克利夫于获素有加拿大“小诺贝尔奖”之称的盖尔德纳国际奖,2016年与威廉·凯林、格雷格·塞门扎共同获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塞门扎:对生物医学研究近乎宗教狂热

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因对生命系统如何利用、调节氧气的研究而知名。1956年7月1月,他出生于纽约市皇后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威斯特彻斯特郡长大。1974年从斯里皮高中毕业后,进入哈佛大学学习遗传学。之后到宾夕法尼亚大学进行研究生学习,在宾夕法尼亚儿童医院做了博士研究。

癌症临床治疗新途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三位英美科学家-郑州网站建设

图源:拉斯克奖官网

文章关键词
癌症
医学
gregg
肾脏
程靖
林怡龄
大卫·利文斯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