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街头探员消亡史:企业大量倒闭,半数人逃离,有人从微信群中消失-梦之网科技

梦之网科技2019-10-07文章动态

老一代市场调研人对SRG(香港市场调研集团)并不陌生。

31年前,日用消费品巨头宝洁正式踏入中国,在广州设立了中国总部,并设立了一个核心部门:消费者市场研究部,想要快速摸清中国市场。彼时,中国被称为“自行车王国”,交通极不便利,横穿上海要倒三四部公交车,耗时一整天。即便如此,宝洁依旧决定城市、农村“两步走”。

然而,中国市场地广人多,地域特色不同,宝洁仅凭自己的力量很难覆盖全中国,将调研工作外包给调研公司成了趋势。宝洁之后,更多外资品牌进入,市场调研成了风靡一时的朝阳行业。以SRG为代表的咨询机构订单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咨询机构以下还有外包公司,咨询机构负责数据整理和分析,外包公司负责数据搜集。

1995年毕业时,广东人陈泽就被市场调研行业的光芒所吸引,加入了SRG在大陆的一家外包市场调研公司。当时,大陆有市场调研经验的大致分类两类人,一是统计局的员工,二是大学统计学、社会学学者。陈泽将这两类人称为大陆市场调研的拓荒者,是市场调研的第一代人。

对于自己,陈泽的定位是市场调研的第二代人,他们不同于偏重理论的第一代,都“上过前线”。“说白了,就是去家家户户拜访。”为了调研农村市场,陈泽时常要坐长途大巴去村里几天。用陈泽的话说,市场调研是一个潘多拉盒子,没开始调查前,永远不知道村民会不会配合。

幸运的是,大多数情况下,农民都会热情地招待陈泽,有的还愿意让他留宿家中,或是带他到村委会,村委会主任会通过大喇叭喊村民来答题。极少数情况下,会有不明所以的村民将陈泽告到居委会,怀疑他是骗子,还惊动了派出所。陈泽的一位同事在一次走访的过程中曾遭遇过打架,一只手被误伤了。

“那时,很多人不愿意去农村做市场调研,又远又累,还有危险。”这么想的人里也包括陈泽,他更喜欢在城市做市场调研。

在城市里做市场调研免不了站在街头挨个询问路人的意愿。陈泽记忆中,街头拦人填问卷这套市场调研方法是由宝洁带到中国的,具有很强实战性。街头访问看似只要“脸皮厚”,实则也需要技巧,要观察受访者对问卷的真实反映,以便将来在设计问卷时改善。

街头探员消亡史:企业大量倒闭,半数人逃离,有人从微信群中消失-梦之网科技

图/视觉中国

那时候,陈泽会加班至深夜,然后与同事一起吃宵夜、喝酒,直至凌晨两三点。忙碌时,陈泽吃完夜宵会回办公室睡两三个小时,醒来再继续工作,累并快乐着。

“那段日子真得很开心。每天和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工作,大家都相信市场调研是个朝阳行业,觉得未来有很多希望。”陈泽说。市场调研的内容之一是测试市场对新品的喜好,陈泽总是能接触到消费公司推出的最新产品,这让他有种走在市场前沿的感觉。

如果行业一直繁荣,这份实战经历会成为陈泽骄傲的资本。然而时代的改变瞬息万变。很快,在海外存在百年的市场调研在中国就迎来了挑战。1994年尼尔森收购SRG后,市场调研向两极分化,一边是有理论基础的跨国咨询公司入驻中国,另一边是本土市场调研机构越来越偏重实战。

“后者严格意义上不算市场调研公司,只能算是执行公司,也就是外包公司。几个人就能运作,再找一些大学生兼职,人力成本相对低点。”国内某知名问卷调查平台资深员工刘柏对AI财经社如是说。

一项市场调研通常要求要有几百到几千份有效问卷。品牌会把市场调研任务外包给执行公司或咨询公司,后者再层层往下转包。而对外包公司来说,雇佣兼职人员是最划算的。

02

渐渐被抛弃

2010年,李莉第一次兼职做市场调研,她做了五天。当时正值暑假,刚刚在上海开始大学生活的李莉和室友想找一份工作赚点零花钱,顺便积累点社会经验。

那时,随着生活水平和知识的提高,无论城市还是农村,人们对市场调研、做问卷调查已不太感兴趣。尤其是在工作节奏偏快的城市,行人总是匆匆而过,拿着写字板的李莉还没开口,对方就摆摆手,离开了。运气不好时,她一个上午都拦不到一个人。

这份兼职,李莉每天有50-80元的保底底薪,街上拦的人越多,提成就越高。不过,想拿提成并不容易,路人填完问卷后,市场调研公司会安排人员打电话核实联系信息的真实性,顺道做一遍用户回访。如果联系方式是真实的,公司才会给李莉提成。不多,也就3-10元/单,给多给少看信息的价值。

文章关键词
市场调研
李莉
宝洁
陈泽
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