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社交电商操盘手王英:研究产品的时间成本,通过卖货变现-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10-05文章动态

深秋时节,西湖的断桥到北山路一带树木尽染,这是幸福的颜色。

每天早晨6点,王英都会沿着西湖走走,一方面可以锻炼身体,另一方面可以理清一天所需做的工作。今年30岁的王英毕业于南京大学商务日语专业,现在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上班,她还有一个兼职——社交电商群主。

“2006年接触的电商,由于母亲经常去日韩、中国香港购买护肤品的事情,让我想到可以去做个代购,赚个汇率差。当时经常陪母亲去趟香港给周边的人带商品,一趟能赚8000~9000元。”家里做外贸生意的王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加了几千名消费者的微信后,现在的她除了在微信朋友圈做代购之外,还嫁接到了社交电商平台斑马会员。

一方土养一方人。短短数年,杭州的电商土壤已孕育出基于B2B2C类平台分销模式的社交电商头部三家企业:云集、斑马、贝贝。与过去微商需要囤货不同,上述三家社交电商平台自己下场去找货源、租仓库、发货,像王英这样的社交电商群主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卖货。

社交电商操盘手王英:研究产品的时间成本,通过卖货变现-郑州网站建设

新增客群40%是转介绍

要想在拥挤的电商赛道中将货物卖出去,并不轻松。

“如果说你在社群里面每天只发广告,没人愿意看的,但如果这个社群里面推荐的是社员想要的商品,那社员肯定感兴趣。”王英举例称,比如她要生孩子,要给孩子买保险,社群里面的宝妈对于中国平安、中国人寿等推出的保险产品眼花缭乱,她可以找一个做保险的朋友过来,在社群开一堂课,告诉宝妈如何根据自身情况选择重疾、留学等保险产品,这样宝妈在购买保险前有一个基础。类似于这样的保险知识普及、跟叛逆期孩子如何沟通的活动被称为社群的赋能。

对于如何扩大社群人员,王英的策略是先搞定社群里的人,再通过他们去影响其背后的家庭、朋友。她表示,新增的客群中40%是转介绍而来的,他们一般是朋友的朋友、网友的朋友、网友的小区邻居之类的。

翻开王英的朋友圈,记者看到,每天她会发布十几条商品推荐,大多配上商品的名称、功能、购买链接等文字,再加上好看的商品图片。“我们的生活状态就是有网聊天,没网P图。”这位笑起来爽朗的杭州姑娘对于发到自己社群、朋友圈的每一张图片都精挑细选。

不过,社群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做的好与不好、专不专业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学习的。以拍照为例,如果拿一个不锈钢的盆将螺蛳粉放进去,黄黄的一点食欲都没有,但是如果你换一个很白净的碗加点香菜、花生米进行点缀,调光之后的照片,让人看起来会更有味觉。

除了拍照,王英还需要对所出售的商品进行深入了解。比如要卖大闸蟹,她需要提前写好公告,内容包括所出售大闸蟹的品类、重量,大闸蟹为什么死了不能吃,但是梭子蟹是可以的。如果今后社群里面再有人问,她会直接把文档丢进去就好了。

“我不会去做所有产品,因为我不可能所有产品都能顾及到,但是社群的人他每个年龄段或者他这段时间需要的东西,我会去了解,学习。”王英说道,做社群前期是个很辛苦的工作,但只要将这些产品、服务等内容做通顺之后,会好很多。

在社员通过王英分享的链接购物的同时,她也获得平台给予的奖励,由于每种产品的利润不同,提成比例各异。

记者了解到,王英所在平台的会员社群群主收入分为两部分:一个是销售额佣金,另一个是激励奖励。依靠每卖出一件商品赚2~3块钱累积,社群群主每个月正常收入在3000~5000元,像王英这种做的时间长的8000元是基本的。

“不能把社交电商想的太功利化,因为人们以前是在超市里买东西,跟现在网上卖东西是一样的,现在通过朋友分享的一个链接就可以购物。我能够将链接中的货物卖出去,那也需要专业水平的。”王英举例称,比如燕窝的成本、怎样去识别真假燕窝,这些知识是需要提前去了解的,在了解的过程中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学习,这些时间成本通过社群转账变现。“如果我天天就在那里发广告,朋友圈就几个人发来发去,没办法去变现。”

不过,王英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工作狂,她的社群每晚10点半准时打烊,她会趁着休息时间陪伴家人去山里游玩,品尝当地美食。

向同一类人做所有生意

围绕社群的运营,王英起步于代购业务,对于对接社交电商平台的原因,王英表示:“主要是平台的商品与自己社群的消费属性大体相似。”

文章关键词
电商
社交电商
微信朋友圈
社群
王英
类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