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36氪专访 | 电视里四十岁的女性都去哪儿了?我们跟著名制片人徐晓鸥聊了聊答案-梦之网科技

梦之网科技2019-10-03文章动态

2019年是柠萌影业的大年,既有当之无愧的爆款《小欢喜》,也有探索新题材的电竞大IP《全职高手》。准备了两年多的大剧《九州缥缈录》在经历“介质问题”的曲折之后终于也播出了,虽然收视不如预期——毕竟这个夏天更火的是《长安十二时辰》和《陈情令》。相比之下,临时改档的《九州缥缈录》表现只能说是不温不火。

徐晓鸥既是柠萌影业的合伙人,也是《小欢喜》和《九州缥缈录》的总制片人。比起互联网、金融行业,影视行业显得非常传统,合伙人制并不多见。成立于2014年的柠萌影业无论是组织架构,还是生产内容都显得十分“海派”。每年产出不多,但《好先生》、《小别离》、《小欢喜》在行业里都算得上响亮。这也是为什么腾讯在柠萌成立之初就给了投资,且在随后的B轮、C轮投资里持续跟投。

我们跟徐晓鸥重点聊了聊《九州缥缈录》和《小欢喜》,拍了十个月的《九州缥缈录》“利润率不高”,但在徐晓鸥看来是难得的体验。现实题材则是柠萌的拿手好戏,《小欢喜》、《小别离》,换成其他的影视公司,似乎很难拍到现在的高度。

36氪专访 | 电视里四十岁的女性都去哪儿了?我们跟著名制片人徐晓鸥聊了聊答案

九州缥缈录剧照

面对这位成功的女性制片人,我们还不可避免地谈到今年以来影视圈最热的一个话题:女演员们是不是步入中年就没戏拍了?同理,为什么我们在影视作品里看到的女性形象总是呈现两极化分布,要么集中于20岁到30岁,要么就是以婆婆妈妈的脸谱化面目出现。

就像不少总是困惑于职场里四十岁的人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同样出现适用于影视作品——那些四十岁的女性都去哪儿了?网友们参考韩剧《绅士的品格》,PS出陈数、袁泉、俞飞鸿、曾黎“主演”的《淑女的品格》海报,在微博上曾引发一阵小狂欢,直到现在这个话题还时不时被人提起。但制作圈里的主流观点认为,人物需要有成长才有故事,这种主角一出来就已经非常成熟睿智的情况,很难为她们设置跌宕起伏的故事。

对于这个问题,做过《杜拉拉升职记》的徐晓鸥更愿意归结为社会情绪是否到了点上。略微值得庆幸的是,近两年,看起来大众对更丰富的女性形象,已经有了越来越高涨的呼声。接下去的问题就是,创作者能否抓住那个点。

以下为36氪对徐晓鸥的采访,内容经编辑整理:

骨子里的“正”

36氪:你说过相较而言,更喜欢现实题材的剧,那为什么会做《九州缥缈录》?这还是你第一部古装剧。

徐晓鸥:这个作品文学性本身打动我是一个最根本的点。这跟打动导演张晓波是一样的,他也没做过古装,小说的世界观和悲悯感征服我们。而且在那几年有挺多做现实题材的优秀导演尝试做古装,比如沈严,汪俊。汪俊导演拍过很多非常棒的现实题材作品,后来也尝试了《如懿传》。古装在那两年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是创作的旺盛期。当然跟市场也有关系,当时是一个古装比较好的市场。

36氪:但你开拍前也清楚地知道,像《九州缥缈录》这么大成本、大体量的古装剧,利润率是比较低的。

徐晓鸥:确实是我们公司利润率最低的作品。相对现实题材,它的制作体量和时间线会都是倍数级的。我们一年只能生产三到四个大戏,搭到《九州缥缈录》里面就是两个戏的体量,其他的人力只能支撑一到两个戏。

但这样的尝试是值得的,这样的戏在今后几年不太可能再有,整个市场的规模不支持了。我觉得《九州缥缈录》很珍贵的是触碰了制作工业化一些高点,比如特效的能力,我们有14000分钟特效镜头,这么大的量你比较难复制,然而经验是可复制的,再比如说怎么来做史诗级作品的大场面,柠萌以前不够有经验,以后就有了。

36氪:柠萌做的所有剧,都会在强调一个字:正。是不是有时候也会把年轻观众挡在门外,比如你们不做卖腐或者甜宠。有想过稍微去迎合一下潮流吗?改变一下你们的正,可能利润率会更高一点。

徐晓鸥:这个有点难。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基因,我们的基因里就是正的东西。当然正不等同于严肃,它也可以很轻松。比如《小欢喜》是轻松感的,它的主题其实是沉重的,但我们可以用喜剧的形态去诠释。你让我卖腐我真来不了,这个不在我们的基因里,创作当然是要考量和观察市场变化和趋势的,但是去做与自己的特性大相径庭的作品,这个不太可能。

文章关键词
我们
电视
女性
专访
哪儿
著名
都去
制片人
四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