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网文编辑进化史:时代主流审美一直在变,爽只是一层糖衣-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10-02文章动态

“网络文学最热火朝天的20年,我总共经历了13年”。雪夜说,可能是因为打小爱看书,所以早在2005年,还在上大学的他就觉得“自己也能写”成为网文作者,写了两年网文,又因为“能每天看书”加入起点中文网成为一名编辑。和唐家三少、猫腻和我吃西红柿这些耳熟能详的网文作者一样,雪夜认为网文编辑同样是构建这个行业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在由大神、读者和平台搭建的网文世界里,网文编辑这个职位往往不被外人所道,却又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纸质刊物的老编辑的作用是文章最后的一道关卡,网文编辑身处在一个更加由商业化和人性痛点主导的磁场。

花费了真金白银的读者用脚投票,而大多数网文作家除了日更万字外“两耳不闻窗外事”。在这个极端依赖C端收入、真正践行了文字按价出售的行业,网文编辑充当着商业化与创作上的粘合剂,包括但不仅限于针对网文作家选题指导、审稿和必要的转型指导,“感觉自己就像经纪人一样”。

网络文学20年,争议与热闹相伴相生,从未褪去。从第一本网络文学《第一次亲密接触》问世,到被学者视为“认识当下世界的一把钥匙”,网络文学努力脱去污名化,从江湖转入庙堂,并借由影视行业IP时代的到来走上了商业化的快车道。

但真正重要的是,这个极度商业化的产品和世界也持久性地改变了许多人的职业轨迹和职业方向,譬如网文大神的造富神话;又或者像网文编辑这样,一个传统工种的彻底流水化和高度工业化。

“我们会了解年轻人们在想什么。我们的老编辑们天天在看的不仅是网文,热门的文化产品,包括各种社区、社交工具,和内容相关的我们都会关注。”对于雪夜们来说,在网文因为能够为文娱行业提供开发支持而被价值空前看涨的今天,他们既要站在80后和更年青一代的分野,尝试为两代或者往更远的未来来看的年轻人对“爽”的诉求提供出口;也要为社会伦理负责,例如愈演愈烈的网文整改。

网文编辑进化史:时代主流审美一直在变,爽只是一层糖衣-郑州网站建设

图/视觉中国

随着网文被流量化和受众兴趣的分众和割裂,雪夜也面临着要如何看得更远的焦虑。以及,还有IP化浪潮席卷而来的震荡和影响。

以下是网文编辑们的故事

01

我是2005年下半年的时候,在大学开始看网文。应该说,我从小学时代就特别喜欢小说,市面上无论是武侠小说还是传统的经典小说,基本上我们那小县城能找到的,我都看了。那个时代有一个叫“华中希望”的租书店,全国连锁的,我还办了卡,基本上里面有的书我都看了。

我是学中文的,那时候无聊也就开始在网上找书看。特别巧,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也是非常喜欢文学的,原来我们年轻的时候还一起写诗。他先发现起点,然后推荐给我。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看到后来,我觉得我也可以写,于是在起点注册了作家账号开始写书。

那时候书特别少,有什么看什么,从排行榜一路看下来。比较神奇的是,我这个同学先开始写书。他说他能签约,要不你也试一下。当时觉得签约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我也写了一本,然后签了。我们老板(宝剑锋,阅文集团总编辑)也看我的书,那时候我在广州做漫画编辑,2007年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来起点上班。当时他和我说,你到起点来,可以一边看书,一边还可以写书,我就觉得是人生圆满的感觉,就来了。

来了之后就发现写书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工作实在是太忙。我进来工作没多久,盛大就开始筹建盛大文学了。起点是核心资产,盛大文学的这些工作就开始特别多。刚好碰到了那个节点。

我一开始进来其实负责一个口碑作品推荐,“三江推荐”(起点的独立编辑组,看重文笔和题材类型),我是做这部分的工作。那时候我们也承接了一些其它网站小说频道的业务,由我们提供小说频道的内容,我也承担这些外部PC平台的内容运营工作。做了一段时间,做得还可以,后来领导发现制度设计也还可以,就参与了公司内容制度的工作。后来又转型做业务编辑、责任编辑。做了差不多一年左右,领导们发现我的兼职已经超过了本职工作。但是相关内容运营、内容支持,包括很多项目,这个工作的占比特别高了,就把我单独出来,单独成立了一个小组,我负责那个小组的工作,做内容支持工作。

我现在负责总编办的工作,和传统出版社很像,负责内容的制度设计,内容管理。我这边还有一个小部门叫大神俱乐部,承担知名作者的维护工作。我们也承接内容合作,主要是和作者相关的内容合作,作家的商务活动,包括下游合作伙伴内容定制等,也承担类似于传统出版社总编办的管理支持工作。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学
进化
作家
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