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华为入局VR眼镜,虚拟现实成5G元年破局式应用?-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10-02文章动态

华为入局VR眼镜,虚拟现实成5G元年破局式应用?-郑州网站建设

9月26日,华为在发布Mate30系列旗舰的同时,推出一款VR(虚拟现实)眼镜,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5G时代VR眼镜将迎来爆发。

2019年,VR行业复燃,市场又一次嗅到商机,一位二级市场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关键因素是5G来了。

5G元年:VR从谷底开始攀升

2018年年中,罗山(化名)退出了与人合伙创办的虚拟现实(VR)解决方案公司,转向了另一家IT企业。奋斗了两年,他对VR从充满热情到心灰意冷。但他没想到,一年后资本又回来了。

科技产业研究机构Gartner习惯用一种曲线描述技术的生命周期,即一条抛物线接一个回涨的拐点。VR也遵循着这样一条规律,如果2015年中后期是VR的抛物线顶点的话,那么5G网络的普及就是回涨的拐点。

9月26日,华为新品发布会上,余承东对媒体表示,4G时代VR眼镜的时延做不好,因为网速支撑不了。而到了5G时代,VR眼镜将迎来爆发。

此前2019年5月,电信设备商爱立信的研究所发布了一份关于5G消费潜力的报告。在对22个国家的3.5万名参与者进行访谈后,提出了若干关于5G应用场景的判断,其中一条就是VR设备被看好。

作为新一代的通信技术,5G将令用户在设备上体验更快的速度,以及更低的网络延迟时间。这些特性使得用户在消费网络流量时有了更新的选择。爱立信中国区总裁赵钧陶告诉记者,该公司发现已经商用5G的韩国市场,用户更多地使用VR进行用了活动。

第三方机构StrategyAnalytics近期发布报告称,第二季度,韩国5G用户每个月平均使用24GB,而4G用户为9.5GB,3G只有0.5GB;5G流量中又有20%来自于VR和增强现实(AR)。研究发现沉浸式视频成为5G早期主要服务之一,原因就是获得了更快的下载速度。

2019年6月,中国工信部宣布5G已经具备商用基础,正式运营商发放5G商用牌照。2019年成为5G元年。业界开始期待中国市场可以复制韩国的经验。

据媒体报道,华为联合兰亭数字等合作伙伴,打造了云VR生态联盟。同时,沈阳VR云创新基地上线。

作为VR产业最重要的玩家,HTC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告诉记者,HTC正在与全球十多家电信运营商测试5G场景。2019年2月底,HTC推出了端到端的5G云VR解决方案,而两个月前,HTC宣布与中国移动合作,并展示了在中国移动网络下的HTC5G方案应用。不过,由于需要整个网络铺设、边缘服务器搭建,以及系统的优化,云VR方案真正走进消费市场并大规模普及可能还需要两年时间。

VR市场曾走出一条抛物线

从2015年到2018年,VR走过了一条抛物线,从热得发烫的顶峰逐步跌入谷底。

VR创业公司Oculus以20亿美元(后扎克伯格承认收购成本为30亿美元)卖给Facebook后,2015年8月,作为Oculus的创办者PalmerLuckey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在照片中,他双脚腾空,头戴着VR设备。封面印着“虚拟现实带给我们惊喜,因为他即将改变世界”。

同在2015年,在智能手机销量低迷的影响下,执掌HTC十一年的周永明卸任CEO兼总经理。董事长王雪红操盘HTC的转型,决定进军VR。她选择了与Valve合作打造Vive,而Valve此时恰好与Oculus的合作产生裂痕。

在这之后,资本大量涌入,VR投资规模涨幅惊人。周永明在离职后也并未离开VR行业。他曾对记者表示,HTC决定做VR是他的决策,此时他的身份是数字王国的董事长。这家以数码特效起家的公司,开始切入VR内容领域。随后,这家公司陆续发布制作VR内容的产品,而通过投资掌控硬件设备。

然而,表面的兴盛难以掩盖产业技术上的问题。网络卡顿造成的用户体验差,画质不清晰造成的体验者有眩晕感。VR内容发展也不尽如人意。短暂的风口过口,对VR的投资锐减。市场机构Crunchbase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对这一市场的风险投资从2016年同期的10亿美元下降至2亿美元。

几个大公司仍有出货,但盈利遥遥无期。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 扎克伯格放话未来几年都看不到VR的盈利贡献,而HTC在2016年的累计营收仅为781.6亿元新台币,同比下降35%,创下十年来最低纪录。到了2017年,王雪红对外表态,将在两年后获得收益。在VR低潮期,包括HTC、Facebook等大厂的市场出货量不足苹果iPhone销售的零头。

与此同时,一些创业公司曾试图通过软硬结合面向企业级市场销售,但最终折戟沉沙,国内主要玩家暴风和乐视也深陷危机。投资缩水、欠薪裁员成为了VR行业的关键词。

罗山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他告诉记者,当时VR的体验仍无法让绝大部分用户满意,学习和使用成本太高,而无论是面向消费级,还是企业级市场,都不能找到好的商业模式。在几经调整后,罗山决定离开。

文章关键词
华为
虚拟现实
htc
5g元年
vr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