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从天性到神性:虚拟现实的过去与未来-梦之网科技

梦之网科技2019-10-01文章动态

文|人民不需要张浩

虚拟现实角度,推导出人如何成为神

人们对再造一个世界,向来有着近乎底层意识的兴奋。无论是现实世界里的革命、战争、选举,还是虚拟世界里或主动或被动地享用万维网、梦境、致幻剂,这些行为都是近乎天性的存在。

而正如行为背后的兴奋,天性(人性)进一步的神性,通常让人们无法解释,让人们不得不用神秘主义去表达这无法解释。

这也就导致了,在这样的迷惘中,总有激进主义者会觉得新世界是乌托邦,也总有批判主义者会觉得新世界是蛮荒西部。

这似乎是再造一个世界的必然通病。

这些年来,虚拟现实的出现,某种程度上是又一次“再造一个世界”的机会。而面对这一次机会,几乎呈现出了同样的趋势。

2017年的时候,我在武汉参加了一场VR/AR国际论坛,第二届。为什么是第二届,我记不太清了(因为那两年各地都在举办类似名字的VR/AR国际论坛),只记得在最后的圆桌对谈上,一个投资人说,“2017年是VR/AR产业的最佳投资时刻。”

逻辑大抵类比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几个阶段,而2016年是元年。

之所以对这件事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去年的时候,他于2017年投资的一家VR游戏企业告诉我,他们早就不做VR了,而只做游戏。

按这家企业CEO的说法是,“要继续做下去,你早见不到我了。”

这是前两年发生的事。上周,另一家估值过10亿的VR硬件公司创始人发微信感概,创业的难。当一个创业者在感慨难的时候,无外乎缺钱,或者说是困境。

只不过好的是,他觉得还可以坚持,因为他的投资人告诉他,“5G来了。”

听说我要写这件事,这两天有悲观的朋友跑过来跟我说,这些企业都要死,最后的胜利还不在这几年。还有些性急的朋友也跑出来说,5G的第一个落地应用就是VR,很快就能看到胜利。

无论是从业者还是旁观者的角度,这些判断对不对呢?

判断的预设是未来,未来之前,得先从过去说起。因为眼前路都是从过去的路生出来的,你走两步,回头看看,一定不会错。

1.源起:拟象与神像

在大多思想家的共识里,技术源于科学,科学源于哲学,哲学源于宗教。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很多技术,在诞生之初都与魔法无异,虚拟现实亦不例外。

1984年,威廉·吉布森出版了他最重要的赛博朋克科幻小说,《神经漫游者》。小说里的主角凯斯是个网络侠客,能让自己的神经系统挂在全球的计算机网络上,并使用各种人工智能与软件在赛博空间里竞争生存。

这部小说里描述了一种“同感幻觉”的概念,与虚拟现实的沉浸体验很相似:

“媒体不断融合,最终达到淹没人类的一个阈值点。赛博空间是把日常生活排斥在外的一种极端的状况,你可以从理论上完全把自己包裹在媒体中,不必再去关心周围实际上在发生着什么”。

这部小说给了很多人灵感,其中也包括“虚拟现实之父”杰伦·拉尼尔。

1989年夏天,拉尼尔邀请《连线》的主编凯文·凯利参观了一个人造世界。后来在《失控》中,凯利写到:

“那实际上是一个模拟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一座蕨状穹顶横架在栗色方砖铺就的阿拉伯风格地板之上,与其相伴的,还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红色烟囱。”

虽是一个简单的场景,类似于情景剧中的一个房间,但在凯利体验的两个小时之前,它还只是这个男人头脑里幻想出来的世界。

如果以梦境类比,就我所知,1989年夏天这次对一个人的梦境的造访,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创造出了即时梦境,并邀请他人一同分享。

要进入拉尼尔的梦境,所需的装备其实和今天的VR设备没有太大的差别。

参观者需穿上一套连有许多线缆、可以监控主要身体运动的制服,以及一个能够传达头部运动信号的面具。面具里有两个小型显示器,通过这两个显示器,参观者就能获得立体现实的观感。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美国宇航局等机构就开始研发这种生成可造访的世界的技术了。不过在这些机构的眼里,创造这样的世界,只是为了研究。所以他们一般把这个称为:“仿真”

而拉尼尔通过边做边摸索,带着民用的目的,发明了一种成本低廉的系统。没想到,运行效果比那些机构还要好,他则取名为:“虚拟现实”

无论是“仿真”,还是“虚拟现实”,事实上,拉尼尔的虚拟世界并不能算是什么新鲜事。

因为这与儿童沉浸的玩具世界,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文章关键词
虚拟现实
杰伦·拉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