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共享出行变形记-梦之网科技

梦之网科技2019-09-30文章动态

途歌失信,哈啰涨价,共享出行彻底成了一场资本游戏。

其中的魔幻之处在于,哪怕是曾经的明星和宠儿,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资本和用户抛弃,以一种悲壮又不堪的姿态默默退场;哪怕是曾经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在战事激烈的时候扶稳了方向盘,照旧可以在耗死了老大和老二后操控市场。

再低劣的编剧也能写出这样的剧本,可精明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往往成了剧中人。

如果从2012年前后滴滴们的诞生算起,网约车、共享单车、分时租赁、顺风车……如此这般的剧情上演了一出接着一出。一边是落败者被迫出局,一边是资本的大举进入,短短七年的时间里,共享出行早已被涂抹的面目全非。

01 移花接木

2014年8月,Uber在中国本土化的产品上线,有个特别接地气的名字叫“人民优步”,只要是满足条件的私家车主就可以注册成为人民优步的司机,即使价格稍高于出租车,但大幅低于此前被一众玩家争夺的“专车”。

尽管人民优步一上线就跨入了法律的“灰色地带”,彼时私家车是否可以进行这样的营运活动,在法律上尚处于真空地带。但明白人都知道,“人民优步”这种直接与出租车等营运车辆抢生意的做法,多半会引来监管和叫停,于是“共享出行”的词汇开始深入人心。

从字面上就不难解释,共享出行赶上了共享经济的东风,无论是在社会闲散运力的利用,还是在环保和公益层面,共享出行的表现都可圈可点。一来原本跑在马路上的私家车主,可以在上下班的闲余时间将车上的空余作为共享出去,同时还可以抵消油费的支出。二是在不增加车辆的前提下提高了社会运力,无疑在某种程度上对拥堵的交通起到了缓解的效果。

蛋糕是巨大的,想要吃蛋糕的人也相当庞大。

与快的合并的滴滴,联姻三个月后就推出了滴滴快车,一个月后又上线了滴滴顺风车,加上各种快车平台的上线、推广,共享出行的战火一触即发。滴滴快车上线9天后,即在全国12个城市推出了免费坐车的活动,为车主和用户提供了10亿元的补贴。可共享出行也开始变了味道,开车司机逐渐开始职业化,甚至一度带动了汽车的销量,共享出行早已偏离了轨道。

那些推动了变革车轮的人,可能自己也无法控制前进的方向,直到监管叫停并开始整治市场,“网约车”开始替代共享出行,共享经济也开始沦为新型租赁经济。

共享变租赁的事实,在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出现时,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摩拜、ofo、小蓝车等激活了濒临倒闭的富士达、凤凰、永久们,生产线重新忙碌起来,一辆辆崭新的单车被送到城市的街头巷尾,用户只需要交几百块钱的押金,就可以把这些单车骑走。共享汽车的模式大致相同,不同的是汽车的成本更高、运营模式更重,用户行为也相对低频。

至于“共享”出行的故事,大概只能在顺风车中找到原形,只是在滴滴顺风车一连串的事故出现后,顺风车的市场份额已经掀不起波澜。

02 反宾为主

“共享出行”不过是一种商业模式创新,而且不缺少逻辑上的合理性。

以一辆共享单车为例,假若单次使用的租金是1元,每辆车每天被使用3-5次,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即可实现盈利。但前提是需要有足够大体量的用户,也就需要投放足够数量的车辆,本质上遵循了规模制胜的规则。

对于任何一个玩家而言,早期小范围运营的时候,不难在资本市场中讲一个好故事,但在规模化优势出现前,远远谈不上阻挡其他玩家入场的护城河。于是乎,几乎所有共享出行的领域,都不可避免的涌入了一大批淘金者,谁能拿到资本和流量支持,大概率会成为笑到最后的人。资本的力量,自然从配角变成了主角。

可能是监管上的不确定性,也可能是资本还未习惯烧钱的竞争方式,滴滴可以说是共享出行市场最大的宠儿。2015年合并了快的,2016年并购了优步,自此奠定了一家独大的格局,从专车、快车一步步切入代驾、公交、租车、单车等市场,跻身互联网新三巨头之列。240亿美金的资本塑造了滴滴,哪怕至今仍在每年上百亿元的速度亏损。

相比之下,ofo的命运要悲凉了许多。

顶着共享单车“领骑者”的光环,ofo也曾一路高歌猛进。作为吴声等一众大V口中的新物种,朱啸虎最得意的投资案例,阿里、蚂蚁金服、滴滴押在共享单车的筹码,最终在ofo与摩拜合并的潜在剧情流产后,朱啸虎立刻离场套现,阿里和蚂蚁金服找到了新标的,滴滴推出自家的青柠单车,ofo没能逃过用户排队退押金的宿命。

文章关键词
滴滴
共享单车
ofo
新能源汽车
共享出行
滴滴顺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