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狂欢之后,ETC陷入用户消耗战-郑州小程序开发

梦之网科技2019-09-30文章动态

坦白来讲,在诸多用户的认知里,ETC大势而起与朋友圈里随处可见的中二文案密不可分。诚如外界所见,在朋友圈的方寸之滨里,各大银行职员从诸侯纷争到案甲休兵,不过寥寥数月。ETC的高烧似乎在近日有所降温。

9月份,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截至9月18日,全国ETC用户累计达到1.3051亿,完成总发行任务的68.39%。其中今年新增用户5396万。目前ETC日均发行量约60万张。

这个数字看似乐观,但风口上的日子总是美好且危机四伏的。归根到底,是我国的ETC系统起步较晚。反观美国、葡萄牙、日本、新加坡等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ETC系统已经局部联网并形成规模效益。2018年底,我国ETC用户渗透率才达到32%,而在日本、韩国等国家,ETC目前使用率已经超过了50%。

好在,如今得益于一纸文书,整个产业链都在跟着狂欢。然而,只单纯地徘徊在银行与第三支付的门前,当各路入局者轰炸式营销逐渐偃旗息鼓,ETC的潜力也被市场打上一个尴尬的问号。

两条赛道的对比:拥堵与冷寂

回顾这场分秒必夺的生意,基于ETC的场景消费自带红利,成为流量入口新争点,最夺人眼球的一幕,莫过于各大银行与第三方支付平台争得头破血流。

今年,一向以温文尔雅形象示人的银行工作者们集体上演了一出“职场自我修养记”。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云推销”的中二文案,还是地推时引流的花招频出,ETC之所以能在短时间以低姿态走进用户群体,延伸使用线,银行职员功不可没。

另一边,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打法技高一筹。在今年7月1日,支付宝宣布,在支付宝上免费领取OBU,邮寄到家。微信方表示,在微信小程序或城市服务上就能直接申办ETC,最快仅需35秒。显然,在庞大的客户价值面前,支付端纷纷趋之若鹜。

然而,站在逆向角度思考,各大支付端疯狂追逐销售业绩时,纵然为ETC试水了市场,但更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换句话说,ETC在初期沦为银行拓客的一种新途径。

颇为现实的一点是,面对积极政策下的巨大市场空间,与喧闹的分销赛道截然不同,ETC生态链上的重要一环,产品赛道却显得格外冷清,一向敢为人先的互联网界科技巨头也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前者。

究其原因,是两边市场的处境大不相同。支付端为ETC摇旗呐喊,能在短期时间内实现客户效益,但对于投资者来讲,前方路况却是尚未明朗。

第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便是行业格局难破。ETC从早年发展到现在,行业壁垒形成多年,品牌效应主导市场,在市场份额严重分裂的前提下,新生者在头部企业的夹缝中求生几率略低。

由于各国ETC使用标准有所差异,ETC设备输出主要集中在本国内。

有关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OBU产品通过检测的企业有32家,RSU产品通过检测的企业仅有19家。去年ETC设备销量数据统计显示,金溢科技、聚利科技、万集科技的ETC设备销售量在市场总额所占的比例分别约为30%、20%、30%。很显然,仅三家的销售总额就占据ETC市场80%左右的份额。

一方面是ETC背靠政策一路飞奔,另一方面是行业内始终难以摆脱的马太效应,眼见销售渠道百舸争流,遗憾的是,产品市场上至今缺乏一根新杠杆撬动整个产业链。连续数月的轰轰烈烈,外界看客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诚然,ETC的天平正处于严重倾斜状态。

基础条件先天不足?

纵观ETC发展的这些年,始终无法跳出低迷期,在脱离政策鼓励之际,甚至有些不进则退。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8年3月,科技部启动“国家高速公路联网不停车收费和服务系统”项目,并启动“长三角和京津冀区域高速公路联网电子不停车收费”示范工程。

但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中,十年之后的情况不容乐观。截止去年十月份,绝大多数省份ETC使用率难过半,有的省份不足三成。

以日本为参照对象,自1995年开始在全国进行ETC场景实验,在技术难度与协调问题上磨合多年,在2001年真正实施全国ETC网络建设。据行业学者分析,我国目前的ETC发展状态在本质上属于日本2003年时代。

更重要的是,截止2019年上半年,全国汽车保有量约2.4亿辆,国内ETC用户数约8367万人,安装率仅占1/3。并且在全国29个联网省份共有的9464个收费站当中,ETC专用车道有20809条,MTC车道(人工收费车道)有62875条,混合车道有1979条,其中ETC专用车道占全车道的不足25%。

突如其来的政策使ETC一鸣惊人,但现实条件明显准备不足,“一场准备不足的仗”就此拉开序幕。

文章关键词
支付宝
日本_科技
车牌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