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ATM机下面确实没有人 但这些项目真的是“手动档”-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09-29文章动态

ATM机下面确实没有人 但这些项目真的是“手动档”-郑州网站建设

加州伯克利大学里的网红送餐无人车Kiwibot是不是假人工智能?

多家外媒在九月中旬对这台人工智能无人车的“揭露“,才让外界得知这个网红车是在哥伦比亚远程人工操纵——每人最多可控制三台机器人,每小时工资不到2美元。

网红无人车背后的公司Kiwi Campus对此有些恼怒,顾左右而言他地解释了很多。而舆论在质疑的同时大多忽略了一点:这家创业公司已经获得了7轮“种子轮”融资,总额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30万。

不少网友表示,这件事又让人想起了一则经久不衰的笑话:ATM自助取款机后是不是总藏着一位银行职员,负责帮用户刷卡、点钱、支取现金。更有科技圈人士调侃称,难道“人工智能”离开了“人工”之后,本身就不“智能”了?

可以说,AI是个筐,什么都可以装。而在创业圈的众多创客项目中,到底有多少“人工智能”是真智能,有多少“人工智能”是真“人工”?恐怕很难得出一个结果。

如今随着很多报道的出现,公众才发现有人收费的无人超市,有人值守的智能书店,有人陪聊天的AI聊天应用,有人辅助的自助支付等等,都已经浮出水面。

那么,在一些假智能、真“人工”的背后,创客、创企到底有什么样的难言之隐?这些自欺欺人的项目又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

无人工,不智能

在青岛候车站南候车厅内,一家便利超市吸引了不少旅客光顾。只因为这是一家早就见诸报端的智能化“无人超市”。

不过,当懂懂笔记随着一些游客走进超市之后,却感到有些失望。因为这家无人超市里,居然站着一位阿姨在收银台里结账。不少好奇的旅客失望之下转身离开,更有旅客嘟囔着着“货不对版“。

当被问及为何无人超市有人收款时,负责收银的阿姨冷冰冰地说了一句:“人流量太大,智能自助结账设备应付不来,所以恢复了人工收银模式。这是为了提高效率,机器忙不过来了。”

ATM机下面确实没有人 但这些项目真的是“手动档”-郑州网站建设

无独有偶,同样因为“忙不过来”的原因,深圳某创企也悄悄雇佣了“人工”,操作旗下多台人工智能咖啡机。该公司离职员工杨威(化名)透露,之所以通过人为操纵设备也是无奈之举。

这家2017年成立的人工智能创企,主要从事智能咖啡机、快餐设备的研发、投放和运营。以公司旗下咖啡机为例,宣传语描述用户只需在咖啡机前看着屏幕提示简单回答“个人喜好”,便可以自助购买到一杯专属的“特调咖啡”。

“这可不是自动贩售机那么简单,它可以根据用户的喜好调制浓度、风格各异的咖啡饮品,还能帮助不常喝咖啡的用户,选择合适的咖啡种类。”当提及这一套他参与过研发的设备,杨威还是颇有些自豪的。

他告诉懂懂笔记,这些智能咖啡机还能通过用户账号,记录用户的个人喜好,可以根据季节变换调制不同口感的咖啡。首批共四台设备,均投放在南山区人流密集的商务区域,“上班族不少喜欢喝咖啡,都爱星巴克,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一开始,公司只在深圳南山的一处商务区投放了四台设备。因为市场反馈很好,市场宣传也跟上了,很快就顺利拿到500万元A轮融资。此后团队迅速扩充人马,投放的设备也从四台增加到了十台。

然而,问题也在这时候出现。日益增多的用户量,让原本能够批量处理海量用户信息、支撑自动售卖调制咖啡的“人工智能”系统,不断出现BUG甚至错误——配制咖啡口味出错,容量出错,甚至是突然宕机,此时的用户投诉也越来越多,“不得已开始派工程师巡检值班,实时监控设备运作的情况,如果出现故障问题较多,还要通过后台人工协助(系统)选择和调配咖啡。”

在公司内部的说法,这只是系统“忙不过来”的权宜之计,一定会尽快改进、迭代这套智能系统。但是这样的权宜之计一用就是半年有余,“团队里本就有些有些矛盾,加上资本方施压,所以用人工充当智能是最有效的办法了。”

如今,因为个人原因离职的杨威,每每经过那些商务区,还总是习惯性地到咖啡机前看一看,回味那段尴尬的工作经历。他不知道自己离职后系统是否完善了,如今是否还是要不断人工进行干预,但这也算是自己在人工智能创业路上的一段宝贵经历。

倘若说,智能咖啡机系统后面有“人工”帮用户选配和调制是自欺欺人,那么有些人工智能创业项目则只能用欺诈来形容。

智能小程序是“小黄鸡”?

“还好跳槽出来了,不然呆久了我也得变傻。”

文章关键词
青岛
无人超市
候车站
李丹
人工智能
无人车
咖啡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