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失语者金立:复活后首部手机预订量仅数千部 “亡”者难归来-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09-29文章动态

从去年12月金立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到今年9月中旬现复出,9个月的时间这个老品牌经历了生死的考验。虽然一惊申请破产,但卢光辉心里依然认为金立品牌具有一定价值,而且以前建立的庞大线下销售渠道,也留存着一定的“香火情”。

失语者金立:复活后首部手机预订量仅数千部 “亡”者难归来-郑州网站建设

“之前我们家人用的都是金立手机,但去年一次系统更新之后,就变得全是广告了,而且是系统层面的那种无法屏蔽的广告,看视频、玩游戏过程中都有可能随时跳出来。后来上网查询原因的时候才发现,好多用户都跟我们一样。新闻说是金立的资金链断了要申请破产,所以广告才会这么多吧。自打那以后我就金立一生黑了。”这是一位曾经的金立手机铁粉,在听说金立“复出”后对懂懂笔记的一番吐槽。

9月18日,金立K3在京东开启线上预购。一周的预约时间过去,据悉预订量仅为6000台多一点儿。一些媒体将这次金立K3的上线预订,称为金立“复活”后的首次惨败。

实际上除了金立,过去数年间业界不止一次出现那些已经倒下或者濒临倒下的品牌,尝试进行品牌易主后“秽土转生”的生猛操作。这些不断发生的故事也为市场带来了一个个生动的商业案例,很多人也在思考:一个“消亡”的品牌,如何能够咸鱼番生?怎样才能重新回到正常的赛道?可惜的是,目前没有一个优秀的案例出现。

但无论成败,这里面的经验与得失都值得我们仔细去思考。

重返红海难寻位置

失语者金立:复活后首部手机预订量仅数千部 “亡”者难归来-郑州网站建设

此次金立的复活,是由二股东卢光辉一手推动。从去年12月金立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到今年9月中旬现复出,9个月的时间这个老品牌经历了生死的考验。虽然一惊申请破产,但卢光辉心里依然认为金立品牌具有一定价值,而且以前建立的庞大线下销售渠道,也留存着一定的“香火情”。

于是从今年8月中旬开始,卢光辉就不断与各地的代理商接触,着手操盘金立的复出。

不过,看到这样的预购情况不知卢光辉作何感受。显然一切与他设想的并不一样,市场和用户对于这个已经到下过一次的品牌,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兴趣。难道,金立曾经的千万用户都已经不念旧情?

根据IDC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二季度出货量同比下降2.3%。IDC同时预计,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将下滑2.2%;市场反弹可能会出现在2020年,出货量同比将增长1.6%。

下滑对于智能手机市场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伴随着整体趋势的是马太效应也在快速扩大,资源越来越向头部企业聚集。

而金立复生后瞄准的,恰恰是这样一个红海市场。仅就这一点来说,“复活”就已经选错了战场。

或许是看到5G和IoT两大革命性变革力量的前景,包括手机和电视大屏在IoT生态入口的重要价值,我们看到太多倒下或者濒临倒下的智能手机、电视品牌,在过去几年前赴后继的重返市场舞台。

粗略的统计一下,除金立外,过去数年包括黑莓、Palm、MOTO、诺基亚,以及乐视电视、VAIO笔记本电脑等列曾经拥有相当名气的品牌,在新东家的运作下纷纷重生。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当属手机领域的MOTO、黑莓和诺基亚,以及电视领域曾经“叱咤风云”的乐视电视。

MOTO、黑莓和诺基亚三个手机品牌,都曾经是手机领域的霸主或巨头,而在品牌衰落之后,也正是由于品牌仍存在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因而被新东家看上重新推上了舞台。

这当中,诺基亚的背后是富士康和HMD,黑莓的背后是TCL,MOTO曾两度易主,先后是谷歌和联想。尽管有强大新东家的支持,但复活后的三者如今市场表现如何,已经无需赘言。仅从近几年权威第三方统计机构的销量排名,就可以对始终归属于others的三个品牌做出判断。

失语者金立:复活后首部手机预订量仅数千部 “亡”者难归来-郑州网站建设

其中,被TCL视作重点发力对象的黑莓品牌最为虎头蛇尾。其上一部发布新机的时间还是在2018年6月,当时高调发布的BlackBerry KEY2上线至今,在京东商城直营店铺的用户评价也仅有1.1万条。

在新品市场表现欠佳的情况下,黑莓时隔一年多仍未发布新产品,2019年或许不可能再见黑莓新机。还有消息人士指出,很可能目前TCL内部已经停更了黑莓品牌。

再看一下“生态化反”大潮中的乐视电视。在乐视系资金链出现问题之后,其作为当时乐视旗下最有价值的资产,被驰援而来的孙宏斌在一年前以拍卖的方式收入囊中。此后,这一品牌在融创旗下先改名为乐融(超级电视),然后又在今年9月初重新改回“乐视超级电视”。

文章关键词
苹果
诺基亚
黑莓
乐视超级电视
金立公司
卢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