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科大讯飞蜕变:“人工智能第一股”初养成-郑州网站建设

梦之网科技2019-09-28文章动态

1999年,在中国商业史上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这一年,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创立了阿里巴巴,最终成就一段商业传奇。彼时,距离杭州400多公里外的安徽合肥,一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博士生带领十几名同学,也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这个人就是刘庆峰,他一手创建的科大讯飞(002230.SZ),如今已成长为人工智能(AI)领域的明星企业,并成功入选我国首批四大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承建我国首个认知智能领域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

“高技术产业化有其自身规律,科大讯飞创业初期经历了长达4年不能盈利的煎熬。”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江涛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回忆道:“科大讯飞是一个大学生创业的高科技企业,早期我们什么都不懂,仅凭一腔热情在技术创新和市场竞争中拼杀突围。”

选择坐冷板凳

1999年以前,中文语音产业基本上控制在国外IT巨头手中。微软、IBM、Intel等企业纷纷在中国设立语音研究基地,国内语音专业优秀毕业生基本上全部外流,中文语音产业被国外掐住了“咽喉”。

面对国内一片空白的语音市场,在福建中银集团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建立的联合实验室里担任总工程师的刘庆峰试图改变这一现状。

那时候,刘庆峰以实验室为班底,注册了安徽硅谷天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半年后,公司得到新一笔融资,同时也正式改名为中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后又经历两次更名,现为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

2000年,“出生”不久的科大讯飞面临如何活下去的问题。其推出的第一款产品“畅言2000”就遭遇了滑铁卢,产品被模仿、遭致各方质疑,公司甚至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刘庆峰带领团队在半汤进行总结反思,有人提出把公司解散了,有人说用科大的招牌和政府的支持炒房地产赚钱,十几个人各抒己见,各方意见始终未能统一,当时刘庆峰心理压力也很大,但他却拍板说道:“如果不看好语音,请走人!”

后来,刘庆峰回忆道,没办法,枯燥的技术研究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语音产业就是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进行技术积累,研究人员必须要有甘坐冷板凳十年的精神,所以讯飞面对的是一个有希望但无现成路径的全新产业。”

在半汤会议上,科大讯飞明确了还是以语音发展为方向。之后,刘庆峰编写了一份“未来发展规划”,继续寻找投资。半汤会议也成为科大讯飞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转折点。

寻找资本坎坷历程

“现在创业环境太好了,和那时候完全不能比。”在江涛看来,早期讯飞的商业化落地、融资之路并不平坦。2000年5月,科大讯飞被科技部认定为以语音技术为产业化方向的国家863计划成果产业化基地。作为诞生于1986年3月的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旨在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坚持战略性、前沿性和前瞻性,以前沿技术研究发展为重点,统筹部署高技术的集成应用和产业化示范,充分发挥高技术引领未来发展的先导作用。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一年也是讯飞的破局之年。刘庆峰在半汤会议后制定的“未来发展规划”获得了柳传志的认可,联想把进入风投产业后的第一单给了科大讯飞。

2002年,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为第一完成单位的“KD系列汉语文语转换系统”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4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袁贵仁到科大讯飞视察,提出将语音识别技术应用于普通话考试,讯飞以普通话测评切入智能教育。这一年,科大讯飞终于扭亏为盈。

之后的2005年,科大讯飞借着彩铃市场的火爆找上了全球语音巨头Nuance,成为Nuance的代理。随后科大讯飞开发了多项彩铃产品,当时运营商相关语音业务平台几乎都由其包揽。科大讯飞借此业绩盈利也是一路上蹿,2007年营收突破2亿元。2008年,传来登陆深交所的消息。

据江涛讲述,科大讯飞上市这件事情真正推动起来是在2005年。他介绍道,早先公司内部对是否上市还没有达成统一共识。但就在2005年,国内陆续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为响应政策,并结合当时的环境和企业发展需要,科大讯飞最终决定在中小板上市。

“上市对于公司来讲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整个团队的压力都很大,丝毫不敢懈怠。”作为项目成员的江涛如今回想起来,长舒了一口气。据他介绍,从中介机构的选择、股份制改造到上市辅导、材料过审,再到上市路演,上市的过程看似有条不紊地开展,其间却充满了困难与挫折。项目办公室的灯总在深夜常亮,项目成员常常因加班太晚无法回去,附近酒店又因为会议被别人全包了,只能将就住在澡堂子里,上市前资料签署,项目成员一天跑几个城市是家常便饭。

文章关键词
人工智能
语音识别
科大讯飞
刘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