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梦之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梦之网科技出品
扫描关注梦之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

扫小程序码联系客服

36氪独家|前宜人贷CEO方以涵加入京东数科,担任旗下东家金服CEO-郑州小程序开发

梦之网科技2019-09-28文章动态

36氪独家获悉,前宜人贷CEO方以涵在今年7月辞职后,已于近期加入京东数科,担任旗下子公司东家金服CEO一职,这一消息已获京东数科官方确认。

今年7月11日,宜人贷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同时公布了品牌升级、业务整合等一系列动作。原宜人财富、指旺财富、宜信普惠被整合到上市体系内,与宜人贷合并为“宜人金科”,合并后各业务依然独立运营,但高管团队发生了大变化:原宜人贷董事会主席唐宁出任宜人金科CEO,而原宜人贷CEO方以涵则因个人原因辞职。

方以涵曾就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从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后在美国工作十余年,2011年从回国加入由唐宁创办的宜信。方以涵加入后,带领一支约30人的团队,研发上线了“宜人贷”,经过四年快速发展,于2015年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上市第一股,这也是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高光时刻。方以涵在中国互金行业发展进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以至于她的离职,被行业认为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36氪独家|前宜人贷CEO方以涵加入京东数科,担任旗下东家金服CEO

宜人贷上市当天

近三年来,监管和流动性一步步收紧,对整个行业进行了一场残酷的压力测试。最糟糕的情况是暴雷、跑路,相对合规但不堪重负的平台则选择清盘推出。作为互金美股上市企业,宜人贷也没能在这轮震荡中独善其身。在今年3月,宜人贷发布的2018年财报中显示,去年宜人贷借贷和投资两端的成交额均下滑,同时逾期率上升,利润率下降。

在经典的P2P借贷模型中,债权人与债务人是一一对应关系,P2P平台收取交易撮合服务费,收入增长依赖业务规模提升、精细的运营成本控制和风险控制,否则薄薄的一层撮合服务费根本难以支撑

这种平滑的增长曲线、如履薄冰的赚钱方式,并不是资本爱听的故事,现实中,大部分P2P平台都是通过变相的服务费、砍头息等方式提高借款利率,从利差中获利。网贷监管的“三降政策”逐步落地(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没有新增借贷业务带来收入,P2P平台的坏账风险骤然提升,这也宣告了经典P2P模式在中国的彻底失败。

部分嗅觉灵敏的互金平台造就悄悄修正了经典的P2P模型:不再向个人出借人募资,转而开放自身的网贷能力(从获客到风控到催收的全流程管理能力),为拥有低成本资金的金融机构提供助贷业务,大幅降低资金成本,为网贷平台留下生存空间。小赢理财、乐信集团、玖富集团、拍拍贷等头部互金平台都在向助贷机构转型。相比之下,宜人贷的动作似乎要慢了半拍。

此次方以涵新上任的东家金服(即东家财富),是京东数科(原京东金融)旗下子公司,服务京东金融客群中的高净值用户。从公开资料来看,东家财富为客户提供的产品包括类固收、保险保障、阳光私募、私募股权等产品。从底层资产来看,也可见东家财富与京东集团其他业务板块的联动协同:在东家财富提供的产品中,既有电商消费产生的京东白条ABS类资产,也有京东供应链上企业的债权类资产。

从一家财富管理机构的先天条件来说,东家财富算得上是条件优渥的“二代”。

36氪独家|前宜人贷CEO方以涵加入京东数科,担任旗下东家金服CEO

2018年金融行业大出清,流动性收紧让大量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暴雷,资金池、虚假标的等金融骗局浮出水面。行业洗牌后留下专业玩家,但向上游收取佣金的模式短时间内还会是主流,财富管理机构中的理财师虽然名为“理财顾问”,本质上还是金融销售。当前中国的财富管理仍然难以通过“咨询服务”收费。金融大出清,还意味着优质核心资产的稀缺性更加显著。如上文所说,京东集团生态内本身就有大量优质资产,也是目前东家财富提供产品的核心底层资产。

从成本控制角度来说,高端财富管理是重服务的业务,营销获客和销售佣金是成本开支的两项大头,京东金融本身具有大量的用户,东家财富需要做的只是做更精细的用户分层与导流,不仅营销获客成本可控,东家财富的理财顾问也有条件从走商变坐商,使得佣金成本变得可控。

从牌照角度来说,京东拥有支付、保险中介、基金销售和小贷公司等一系列牌照,比起腾讯阿里的牌照相对较少,但比起一般财富管理机构而言已经是领先了几个身位。

当前网贷和财富管理都已走过暴雷高峰期,休整期过后,助贷机构和财富管理机构的新赛季也要重新开始了。

文章关键词
京东
独家
加入
旗下
担任
金服
宜人
东家
数科